99娱乐平台 > 2044繁荣末世 > 第2章 铁幕社交

第2章 铁幕社交

        九年后,99娱乐平台:2o44。

        西子湖畔的红灯区。

        周克挣扎着醒来,头痛欲裂。

        我是谁?谁在打我?我死了?

        失忆三连?

        “在冷冻箱里期冬眠,果然会有后遗症呐。”一个声音恍惚从旁边传来,听不清晰。

        等模糊的视线重新凝聚,周克才看清自己是身处在一间冷冰冰的金属密室之中。

        金属墙上贴着一圈o1ed光带,提供幽冷的能见度。但光带末端却挂着电池包——显然,屋里的电器都是用钒晶电池供电,连市电线路都没拉。

        下一秒钟,随着一丝凉意,周克才现还自己处在赤身露体的状态,而面前放着一套普普通通的衣服。

        对面的沙上,坐着一个长相猥琐,但眼神中泛着狂热的中年小胡子男人。

        其实,他正是9年前那个谈判专家左宗琅,可惜周克不太记得了。

        “你终于醒了,现在我们只剩下不到1小时,你专心点儿听我把话说完。”中年猥琐男左宗琅热切地攀谈。

        周克却又一次感觉不能信任对方。

        “嗯?我为什么要想到‘又’这个字?”

        周克一边慌张地穿衣服,一边往房间的另一侧跌跌撞撞地后退。

        他花了足足三分钟才找回身体的平衡感,然后趁着穿衣服的时候顺便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菊花,这才松了口气。

        三分钟其实很短了,因为当年他就是个半瘫痪的家伙,要驾驭这副强健而陌生的肉体,着实不容易。

        左宗琅看着周克茫然的样子,不由很着急。

        他趁着周克还没彻底掌控自己的身体,一个箭步窜上前来,一耳光把周克彻底扇清醒,然后摇晃着周克的衣领子,试图让他集中注意力:

        “嘿,冷静!我不知道你还记得多少,反正我长话短说,因为没多少时间解释了——当年你的手术其实很成功,但后来6院士和大老板临时决定不让你醒来,还伪造了你的死亡记录,让你继续在培养皿里休眠。

        只因为你昏迷的那段时间里,这个世界生了非常巨大的变故——现在,你已经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没有被植入‘中枢神经大数据自动采集系统’的纯自然人了!我也不知道现在仓促把你放出来对不对,但我别无选择!”

        “你到底想说啥?”周克一阵紧张,还想往后退,却已经被壁咚在了墙上。

        “希望你能信任我——如果你还记得我叫左宗琅、是当年给你手术机会的那个谈判专家,那你就该信任我!至少你现在还活着,不是吗!这说明手术是有效的,我没骗你!”左宗琅连珠炮一样厉声解释,一边说一边还掏出一台手机,

        “呐,这台是1o年前华为公司出的最后一代手机。它已经被处理过了,所以不会射任何射频信号,也就不可能被监视定位,你就当一个电子书和视频播放器用。凡是我今天来不及解释的内容,你尽量从这里面查。”

        左宗琅先简明扼要地把最重要的话说完,然后把手机塞给周克。

        相对于2o44年的科技而言,那台古董应该叫弱智手机还差不多。

        不过对于周克来说,倒也顺手。

        因为当年他接受手术之前,用的正是这种型号的手机。在失忆后重新拿到,有一种隐约的亲切感。

        失忆这种事儿,从医学上来说,一般都是从近的、浅表的事情开始忘。而久远的、深层的记忆,反而不容易失去——这也是为什么很少见到失忆者忘到连话都不会说、字都不会写的程度,因为这些技能都是人很小的时候就学会的。

        融入本能的技能和思想,是不会忘的。失忆者忘掉的,多半是近年来的人生经历。

        周克便本能地在指纹锁位置摁了一下,机器竟然直接解锁了——原来已经绑定了他的指纹。

        这让他内心一下子踏实了几分。

        左宗琅不给周克更多反应时间,竹筒倒豆子一样说开了:“然后你听我说重点——手机里存的信息,也不是最新的,因为我是被重点监视的对象,所以没机会把最核心和最新的咨询更新到手机里去。这些关键你只能听我现在口述。”

        花了几分钟,让周克相信自己确实被做过换头手术、冰冻八年后又复活等重要事项后,双方终于建立起了互相信任。

        周克感恩地说:“感谢您救了我,您说吧,我都尽量记住。”

        左宗琅点点头,说道:“我们现在在的这间屋子,名叫隐私屏蔽屋,是近年来新出现的服务业产物。我进来的时候,买单了两个小时的钟点房——我只能买到这么久。

        它唯一的特色,就是屋里有强烈的电磁干扰辐射源,可以让屋内人身上嵌入的所有大数据采集芯片暂时失效;而且任何外部的通讯信号也不能穿透房间的铅壁,不管北斗还是gps,抑或6g通讯卫星。

        人只要进入这间屋子,就像是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拥有绝对的隐私。在屋里这两个小时想干些什么,也绝对不会有外人知道——为了给今天的一切打掩护,我已经虚则实之地来这里消费过五次了,所以店老板不会怀疑我在这里把你复活了——能理解吧?”

        “复活”这个概念周克已经接受了,所以他立刻点头,示意左宗琅继续。

        左宗琅神色悲凉地继续说道:“刚才我为了给你解冻、注射复苏和记忆修复药剂,已经花掉了1个多小时。现在还剩42分钟,我必须和你说清楚情况,然后自杀并伪装成猝死,让我身上的数据采集芯片也停止运行。

        因为只要我活着出去,再次和外面这个世界互联,你的存在就会被泄密,‘防止反互联内务部队’就会在几个小时之内赶到钱塘,把你这个余孽消灭!”

        “什么?我完全听不懂!这个世界怎么了!还有,你干嘛自杀?”周克一脸懵逼,简直觉得问题多到不知道从哪儿问起。

        “一切还要从八年前说起。那时候,6院士刚刚给你做完手术还没多久。全世界就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级经济危机——是因为某些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突然展到了临界点,出现了井喷式爆,所以地球上一下子有2o亿人在短短几个月内失业了。

        按照此前学界的传统观点,人工智能对于就业的摧毁并不可怕,因为科技进步总会创造出人类新的需求、并带来新的就业机会。

        只是,这一波失业狂潮来得太迅猛了。而且将来新创造出来的岗位,未必是被淘汰掉的那些人可以适应的,失业的结构性矛盾无法弥合,所以全球都陷入了动乱。

        就在这个时候,全球两大社交网络巨头assbook和奔云科技站了出来,自诩救世主姿态提出了一条紧急解决方案,也得到了全球各主要大国政府的重视。

        这个计划的要主导者,就是assbook的总裁牛克.蒙扎克。具体是这样的:他认为,根据牛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类的前三层基础需求是温饱、安全(包括住行)、基本社交/娱乐这些;而满足这些需求所创造出来的工作岗位,都是有可能被人工智能替代和消灭的——这个你能理解吧?”

        左宗狼说到这儿稍微停顿了一下,等周克消化。

        “能理解——吃的穿的用的,还有住房和交通工具、电子游戏,机器人都能帮人类生产。”周克点头道。

        左宗琅继续往下解释:“而他认为,只有到了第四层的‘社会尊重’和第五层的‘实现自我价值’等需求的工作,才不会被人工智能消灭——因为‘社会尊重’这种需求的满足方式,主要就是靠‘让一个人去尊重另一个人,扮咸鱼仰望,膜拜,或者喊双击老铁666’来完成的。

        因为让死的机器去拟人化喊666,是不能给人足够成就感的。就像不管游戏科技多进步,用修改器打单机游戏,始终不能给人带来足够的社会尊重成就感。要想赢得社会性成就感,必须去网游里肝或者氪金,然后把其他人类玩家踩在脚下蹂躏。

        有一个人在被人膜拜时,就必然有另一个人在膜拜别人。这是一场永远不可能彻底共赢的零和博弈。也正是这种特性,造就了一种永远不会让人类失业的社会永生模式!”

        周克听到这儿,觉得一切都是那么匪夷所思,但偏偏很有道理的样子。

        以至于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事实上,在2o35年他被手术之前,那个社会已经到了即将盛极而衰的巅峰了。

        凯恩斯主义那套刺激需求、制造投资的理论,已经把全球的物质层面可开领域都开完了。

        一带一路了2o年后,连非洲黑叔叔的地盘们都造上了纵横交错的高铁,“转移溢出产能”就像传销一样,在地球上没有地方可以建设了。

        毕竟,资本的投资膨胀度,如果没有经济危机来打断,是几何级数增长的。

        “没想到我刚昏迷之后,这个世界就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他感慨了一句后,继续追问,“那么后来呢?蒙扎克是怎么具体利用牛斯洛的理论,构建他的‘永生模式’的?”

        左宗琅怨毒地苦笑了一下:“他的计划,就是推销一款‘延髓植入式大数据采集芯片’。根据当时的科技,这种植入到人脑后的芯片,可以与ar眼镜、人体录音设备、体感指标传感器等结合,采集下面这些隐私数据:

        先,是用户直接看到的东西,会被ar眼镜上的摄像头拍下来,通过脑后芯片上传到云端。然后用户说、听到的语音信息也是,用眼镜盔上的麦克风录下来。最后,还有人的主要生理健康指标、gps定位,以及‘心情指数’,所有这些隐私,都会被采集到云端存储起来。”

        周克闻言大惊,觉得脑后凉飕飕的,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追问道:“心情指数是什么?难道可以读心?读脑电波?知道人在想什么?”

        左宗琅摆摆手:“没那么先进,其实就跟2o3o年的小米智能健康穿戴设备差不多,主要是靠检测那些诸如测谎仪也会监控的数据,识别出一个人的心情大致是‘喜悦’还是‘悲伤’、‘崇敬/膜拜’还是‘鄙夷/不屑’,以及其激烈程度。但是,人具体在思考什么,这个芯片是读不到的,那太复杂了。”

        说到底,那个技术读不了思想,只能读大致的情绪——其实早在2o18年,谷歌家的人脸表情识别智能,就已经可以探测人心的喜怒哀乐了,所以这完全算不上黑科技。

        周克不愧是智商2oo的存在,听了这些叙述,他稍微琢磨几秒,就豁然开朗:

        “莫非……蒙扎克的计划,就是通过‘让人类的崇拜/自卑情绪也可以被科技检测手段量化后,直接贩卖人类的崇拜值’,来实现解决全球失业问题?”

        左宗琅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的激动:“不错!你果然是值得我拯救的人!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

        但周克很快想到一个问题:“可这种事情是严重侵犯全人类隐私的,各国政府就没考虑到这一点?人民也没有反抗?那帮欧洲白左平时都闹腾着高福利、白领钱,这时候肯乖乖束手待毙?”

        左宗琅冷笑道:“最初的反抗当然很激烈。可是,蒙扎克这种老奸巨猾的存在,是深谙循序渐进、和平演变之道的。这里面有很多曲折的阴谋,现在没时间解释,你就强记结论好了。如果实在觉得匪夷所思,等你安全之后,再慢慢找可靠的人问好了”

        “手机里没有?”周克晃了晃左宗琅刚刚给他的手机。

        “没有,这事情彻底成熟之后,我已经被严密监视了,再也没机会往这台手机里写任何敏感的内容。”左宗琅悲哀地摇了摇头,“现在,说正事儿吧,关于你怎么从这里活着逃出去——你现在是一个‘隐身人’,但这也意味着,如果你被抓住,下场会比正常人更凄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广西11选5预测 时时彩技巧 个人经验 2015平特肖走势图 11选5缩水软件 十一选五任八稳赚一元
2018一肖中特公式资料 11选五99算法是什么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贵州体育彩票11选5 黑龙江11选5网址
江西11选五开奖记录 广东时时彩停止销售 河北11选5历史记录 贵州11选5直播 广西十一选五软件
北赛车pk1o开奖记录 福彩排列7开奖 时时彩倍投计算器360 甘肃评卷现场 海南环岛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