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诸天我为帝 > 第十章 名妓风流 再抓五绝

第十章 名妓风流 再抓五绝

        青衫文士桀骜不驯,嘉王顾承来者不善,屋内本已是剑拔弩张,可这箫音一起,气氛居然很快变得平和。

        实在是这箫音奇妙至极,明明没有一定的调子,似是随手挥来的即兴之作,却使人的感官浑融在音符与音符间的呼吸与转折间,无比舒畅。

        如此造诣,已至化境。

        “好!好!好!”

        一曲过后,黄裳率先抚掌称赞,韩侂胄也露出笑颜,十数息后顾承和青衫文士才清醒过来,面色已是大为缓和,而其他人仍旧沉浸其中。

        “好厉害的箫音,不带丝毫真气,居然能化解人心中的戾气?”

        顾承却不可能就此善罢甘休,摆了摆手,身后的侍卫知机退下,同时举杯向着屋内遥举:“姑娘一曲天籁,余音绕梁,不知可否出来一见?”

        “念桥姑娘三月前现身临安,以一曲《凤凰台上忆吹箫》夺得花魁之名后,至今从不以真容见客!”青衫文士冷冷地道,语气虽然不再剑拔弩张,但也有股浓浓的嘲弄。

        不料他话音刚落,美妇人就急切地道:“凡夫俗子不见,公子这般贵客岂能不见?好女儿,还不出来见见赵公子?”

        青衫文士血气上涌,双拳紧握,气得险些怒发冲冠。

        他平日里何止桀骜,甚至公然诅骂过赵氏皇族,说要推倒宋朝,杀了皇帝与当朝大臣为冤屈的祖辈报仇,在家乡更是犯下了大事。

        但当皇帝的独子真出现在眼前,要让他付之于实际行动动手杀人,却是迟疑了。

        美妇人却根本不管这穷酸白身想什么,巴结了韩侂胄才进来嫖妓的,真以为自己是风流才子了?

        她赶忙进了里屋,经过一番劝说,轻纱拂起,一道风姿绰约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面前。

        众人齐齐发出赞叹,实在是来者不负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期待——

        明明脸纱半掩,只能看到大半脸庞,可那对斜插入鬓的秀眉,黑如点漆的双眸,已是极具神采,顾盼间可令任何男人情迷倾倒,配合宛如无瑕白玉雕琢而成的皮肤,更是无比惊艳。

        最令人惊奇的是她的气质,明明出身青楼之地,却有种芳草如茵,碧空如洗的空灵之感,令人完全生不出亵渎之意。

        顾承三世为人,亲眼见过的美人中,除了何后外也就这位最漂亮了,心也不禁跳得快了拍。

        但他谨记着此行的目的,说出了一句惊掉全场眼球的话:“念桥姑娘果然名不虚传,看赏!”

        此言一出,就连美妇人的笑容都僵住了。

        苏念桥是何人?传奇花魁,多少王公贵族欲见一面而不得,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黛青院的手段,但此女琴棋书画,趋至化境,确实有名动京师的技艺,大家也就欣然接受。

        可现在顾承一句话,就将苏念桥从云层打落,重回现实。

        不过是名妓罢了!

        顾承环顾四方,将每个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最令他诧异的是苏念桥,这受万千人追捧的绝代佳人仅仅是愣了愣,就上前道:“谢公子赏赐!”

        目睹这一幕,青衫文士胸膛起伏,整个人险些炸了,倒是韩侂胄退到一旁,冷冷旁观。

        “慢来!”但青衫文士最终没有动武,袖口一动,一柄晶莹剔透的玉箫握入手中,对着顾承寒声道:“既然殿下对箫音感兴趣,在下也有一曲,请你鉴赏!”

        “哦?之前能忍,为了个女人,这就要撕破脸皮了吗?”旁人认为这是青衫文士服软了,顾承倒是知道这恐怕才是对方真正的杀招。

        “可惜你注定没机会了,算算时间,差不多该来了吧~~”

        顾承微微一笑,拿起酒杯,99娱乐平台:果然外面突然传来喧闹声,更有人大喝:“围住这里!”

        美妇人变色,赶忙出去,不多时就传来惊叫声。

        苏念桥娇躯一转,去了里屋,青衫文士侧耳倾听,玉箫放了下来,面色阴晴不定。

        很快,一队人大踏步冲了进来,为首者正是不久前抓捕洪七的金捕头,向着顾承和韩侂胄行礼后,朗声道:“诸位勿慌,我等是为捉拿朝廷要犯!”

        他目光如电,第一时间锁定青衫文士身上:“黄靖安,你打毁庆元府明伦堂,于孔府门外张贴告示,非圣毁贤,指斥朝廷恶政,可有此事?”

        房内众人原来还不解,闻言顿时变色,顾承则暗暗冷笑。

        何止这些,这位狂人不久后还将仗着武功高强去宰相府邸、兵部衙门甚至皇城外张贴大告示,逼得朝廷派出几百人马昼夜捕捉,最终无功而返。

        当然,这些行为也为其博得了江湖威名,因为他非圣毁祖,谤骂朝廷,肆无忌惮,说的是老百姓心里想说却不敢说的话,武林中人就吃这一套……

        黄药师啊黄药师,这就是你的至情至性?

        不错,青衫文士正是未来的东邪,如果问年轻时为什么这么非主流,倒也难怪,出身不同。

        黄药师出身名门,祖上跟随赵匡胤立有大功,一直封侯封公,直到其做御史的祖父在秦桧冤害岳飞时一再上表伸冤,遭到贬官和毒杀,全家发配,才家道中落下来。

        实际上此举也为了黄氏赢得了清名,但黄药师并不接受,深恨朝廷,愤愤不平。

        相比起来,洪七出身更惨,家人都是奴隶,洪七这个名字就是指家中排行第七,属于贱名,可在顾承看来,洪七才知民间疾苦,而不是黄药师这种清高自傲,矫揉做作。

        他的行为,说得好听些叫魏晋遗风,追求特立独行,自我至上,说得难听些就是仗着聪明才智,肆意枉为……

        “拿下!”

        言归正传,金捕头找到目标,大喜过望,觉得顾承真是他的超级大贵人,一声令下,率众扑了过去。

        “诸位告辞,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然而黄药师身法比起洪七还要高明,长笑声中,如一缕青烟拂过,竟于间不容发中破开合围,深深看了一眼里屋,飞身纵了出去。

        砰!砰!砰!

        兵刃交击声很快响起,甚至还有弓箭劲弩之声,经过了围捕洪七的阵仗后,金捕头又岂会掉以轻心,果不其然这些江湖中人都强得可怕,幸亏准备充分。

        话说数十年后他会不会向后辈捕快吹嘘啊,江湖上最出名的五大绝世高手,我抓了俩!

        当然,如果那时五绝还是五绝的话。

        顾承优哉游哉地看着戏,脑海中一边转动不着边际的想法,一边看着韩侂胄。

        韩侂胄给他看得浑身发毛,最终还是跪了下去:“臣识人不明,请殿下责罚!”

        “诶,叔父跟我还这么见外!”顾承将他扶起,笑道:“你完全可以将功赎罪嘛!”

        韩侂胄一怔,反应过来,遍体生寒。

        顾承是命他出手抓捕黄药师。

        这实在狠毒,无论谁胜谁败,他都是输家,甚至会暴露出更多东西来。

        “殿下,可否听老臣一言?”韩侂胄垂下头去,看不清表情,就在这时,黄裳却突然道。

        顾承心中一动,微笑道:“先生请讲!”

        黄裳一抚长须:“韩大人武将出身,性格豪爽,喜欢结交好友亦是常事,此等狂生不明国理,自以为有几分才气就口出谰言,不足为惧,何须韩大人屈尊纡贵,亲自出手?”

        韩侂胄抬起头来,掩去眼中的异色,感激地道:“是极!是极!”

        “不过……”黄裳欲抑先扬:“殿下千金之躯,日后若再遇这等无法无天的江湖中人,该如何是好?”

        韩侂胄眼珠一转,想说什么,但最终却变成了:“黄大人可有法教我?”

        黄裳笑道:“韩大人何必明知故问,老臣昔日曾学过些歧黄之术,闻得大人袖中有灵丹妙药,交予殿下防身,岂不两全其美?”

        韩侂胄怔住了。

        黄裳眉头一抬:“怎么,韩大人不愿意?”

        “愿意!我愿意!”韩侂胄声音低沉,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跟死了爹娘似的往顾承手上一递:“这是臣早年在一山间游历时所得灵药,能治百伤,名为……”

        “九转熊蛇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吉林十一选五 辽宁风采35选7走势图 11选五开奖结果 三合搅珠开奖历史记录 六六玄机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江西快3官网 75秒赛车是国家开奖吗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新疆福彩25走势图 150期白小姐内幕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广东11选5走势图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甘肃快三现场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新甘肃十一选五最大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