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怀扇公子 > 第六百三十一章带牛上堂

第六百三十一章带牛上堂

        “众所周知,这个案子已经拖延了许多时日,历经数次审理。今日,大理开堂审理,旨在将此案完结。诸位可以围观,但不可大声喧哗,更不带头起哄。倘若影响公堂秩序,轻则会被官差驱逐离开,重则会以扰乱官府办案为由抓起来。”

        大理寺卿段子生先就审案秩序,能百姓们打了预防针。有了百姓们国攻大理车的前车之鉴,他不敢掉轻心。一旦呆会儿申案过程中,百姓们一激动情绪爆,场面将会不可控制。他这也是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你们可听明白了”段子生望着衙门口的百姓们,提高音问道。

        今日,段子生预先在衙了门周围安排了许多衙役官差把守,几乎把整个大理寺的人马都调动了,为的就是防止白姓们再闹腾起来。

        他要掌控这一切。

        衙门外的百姓们,望了望周围站岗的街役,心里有些毛。他们皆是点着头,高声喊:“听明白了!段大人,快开始审案吧!”

        相爷则好笑地看着段子生,想必在心里耻笑他多此一举吧。弄得这么紧张兮兮的,好似会有什么重大现,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似的。

        他觉得,这不过是段生虚张声势罢了。两日前,百姓们围攻大理寺段子生还束手无策,要不是百姓们与群臣逼迫皇帝,皇帝逼迫段子生要早日开堂审理,恐怕段子生还拖着案子不审理呢。

        他就不信了,两日的时间,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相爷无地确定,关子此案涉及的证人皆已不在人世,没人能耐何得了他了。

        以是,段子生在堂上陈述案件,询向原告以及被告问题,相爷都是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姿态。他甚至还和身边的孙山,两人窃窃私语,开怀不已。

        由于事先有约束,审案气氛浓烈,围观的百姓安静,无人敢大声喧哗,无人敢异动,一起聚精会神看着堂中。

        直到相爷听到段子生扬声喊:“来人,将证人人牛轲廉带上来。”

        相爷这才蒙了!

        烟香一直是密切关注相爷,注意相爷的一举一动。她成功捕捉到相爷脸上瞬时出现的微妙表情。那是一种不可置信又混合惊慌的神色。

        不止是相爷,就连相爷身边的孙山,也是如此。他张大的嘴巴,仿佛可以吞下一个煮熟的鸡蛋。

        烟香不由得扬了扬眉,看起来十分得意的样子。而堂上其他人则神色如常,因为大家对此已经有了预知。不得不说,快活王楚傲飞的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好,居然将救了牛轲廉一事,瞒得滴水不漏。

        本来,以相爷的神通个大,不难得知牛轲廉的消息。然而楚傲飞的保密手段也是非常厉害的。他带着楚天阔隐居武南山二十多年,而不被相爷皇后现,可见他的厉害之处。

        当然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相爷放松了警惕,他的目标用与精力用在制造百姓舆论上。现在,居然让牛轲廉做为证人出现,真是失误。

        等侯证人上堂之际,相爷和孙山两人面面相觑。烟香甚至还看见相爷的目光,愠怒地瞪向孙山,眼里满是责备之意。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很快,衙役将牛轲廉从后堂带了上来。

        当相爷亲眼所见鲜活的牛轲廉,出现在公堂之中时,他那脸上的表情转变可真是精彩绝伦。

        起初,是一脸震憾的神色,仿佛被当场打了一棒。明明那日在相府的花园,已经让下人将牛轲廉打死了,怎么他还能好端端出现在这里?

        然而,短暂的震惊过后,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恼怒与愤恨。这样牛轲廉都还没死,看来是相府养的下人太没用了。那些下人不是跟牛轲廉串通,就是一群窝囊废,连个人都打不死。他还恨起老天来,仿佛是老天爷故意跟他作对似的。

        恼怒过后,相爷浮起一丝恐慌。他如此对付牛轲廉,却没有将牛轲廉弄死。而牛轲廉上堂来,显然是与他对着干的。之前,他器重牛轲廉,很多事都交代牛轲廉去办。也不知道牛轲廉掌握多少他的把柄。相爷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

        不管什么样的情绪,都无法左右相爷,因为,他很快就恢复如初,并未像常人那样自乱阵脚。主要是相爷内心强大,况且他也相信,光凭牛轲廉一张嘴也奈何不了他。即使牛轲廉听说相府的内幕,那也无关痛痒。

        牛轲廉是在夏豪死后,相爷才一手提拔起来的,对于夏荷的死,牛轲廉又能知道多少?牛轲廉入相府时,夏荷之事早已过去。

        若说夏豪知道夏荷的内幕,相爷倒是不奇怪,而牛轲廉嘛?呵呵,相爷阴鸷一笑,即使牛轲廉知道,那也是不怕的。道听途说也能成为呈堂证供的话,相爷觉得自己颠倒黑白的本领,可丝毫不逊色别人。

        烟香看着相爷一闪即逝的异样神色,很快被镇定所取代。她不由在心里怒骂相爷是只老狐狸。连牛轲廉出场都未能吓到他,果真是深沉无比。不过,她觉得,相爷很快就会惊慌失措了,因为牛轲廉手中有证物。

        她要睁大眼睛看着相爷,看他究竟还能嚣张多久。

        牛轲廉站在公堂上,一眼就望见他的仇人相爷。那一刻,他的双眸流露出仇恨,整张脸因愤恨而有些扭曲,他咬牙切齿盯着相爷。虽然嘴上没有言语,但他早已在心中将相爷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要不是拼了命告诫自己不要冲动,他要拿起律法武器保卫自己,他要为楚天阔他们伸张正义,他真想痛快怒骂相爷一番。

        大难不死,再次相见,不再是主仆,不再有恩情,牛轲廉对相爷只有仇恨。

        看见牛轲廉仇视相爷的目光,夏文萱心中一惊。她自是知道,牛轲廉作为证人,要指证她爹的。此时,她不知道自己心中是喜是忧,只觉脑子一片空白。

        “来人,给牛轲廉赐座!”大理寺卿段子生一挥手,示意衙役搬椅子上来。

        堂上的衙役,有一人领了命,回复:“是,段大人!属下这就下去搬椅子来。”

        闻之,相爷不满地干咳了一声,对孙山使了个眼色。

        孙山心领神会,他身为相爷的陪审,都只是站着,凭什么要给牛轲廉赐座?

        牛轲廉虽是证人,左右也只是平民百姓,有什么资格在公堂上坐着回话?不用相爷示意,孙山都想反对,这下有了相爷指令,他

        更是张牙舞爪起来。

        孙山以一副骄傲的姿态,耀武扬威:“段大人,为何要给证人赐座?”他的潜台词就是,证人就该跪着回话,他不敢这么公然挑衅。

        这问题问得真是极好!烟香忍不住想给孙山鼓掌了。

        那名领了命的衙役,99娱乐平台:怔怔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候段大人再次差遣。虽说他是听命于段大人,但是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得不听从堂上其他人的意见。

        堂外的百姓们,皆是一脸好奇地望向公堂这边。他们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牛轲廉。对他们来说,牛轲廉并不陌生,上次开堂就见牛轲廉与相爷为伍,怎么今日好像变成两人为敌了?

        因为事先大理寺卿段子生有交代,审案期间不能大声喧哗。加上那么多的衙役官差把守着,他们不敢再闹,心里有疑惑也不敢贸然张扬,更不敢大声说话。

        整个公堂内外秩序都很好。

        见孙山挑起话题,段子生感觉无比满意,他还真巴不得相爷他们问起此中缘由呢。

        烟香不由得掩嘴偷笑。她的笑,在相爷看来无比碍眼。

        相爷以十分厌恶的目光,轻蔑地瞥了烟香一眼。瞬间,他有些反应了过来,段子生要赐座给牛轲廉是怎么回事了。他这才懊恼自己疏忽大意了。都是刚才情绪起伏变化,才会让他如此失策,后悔为时已晚。

        不过,相爷暗自咬牙,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这是公堂,稍微有言语不慎,即会招来麻烦。堂上那么多对手想整垮他,他可不能麻痹大意。

        段子生当着满堂的听众,以及堂外围观的百姓,陈述了赐座理由:“牛轲廉原本是相府总管。前几日,不知缘由的差点被相府的下人打死。他晕死过去后,被当成死人拉去了乱葬岗。幸亏是烟香和东方红施以援手,将他救下并送至快活王府。亏得快活王府的李愁容医术了得,才救回牛轲廉一命。”

        在场的人,都屏息凝神听着段子生说话,没有人出言阻止与反驳。就连相爷也是带着一脸懊恼的神情听着。

        “牛轲廉带着重伤出堂作证,精神可嘉。现在基于牛轲廉有伤在身,赐他座,乃是出于人伦道德考虑。”段子生看向孙山,提高了声音问道:“但不知,这理由孙山可满意?“

        一番话,顶得孙山哑口无言。他一向自认自己的口才了得,却一时想不到反驳的话。他不由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相爷。

        相爷抿了下唇,长出了一口气,终是没有说什么。他又能说什么呢?这个哑巴亏,他是吃定了。段大人表面上再说赐座的理由,实际上在调转箭头对准了他。

        那一番话,那一番解释,无不在强调牛轲廉受伤了,是被相府的人打伤的,还被拉去了乱葬岗。这一招放出,几乎有人要认定了错误方在相府,在他这边了。若没有猫腻,为什么要责打牛轲廉呢?

        不过,对此相爷倒也坦然,若是被问及为什么要责打牛轲廉,他自有一套完美说辞。

        段子生的一番话,惹得堂外部分百姓们在心中腹诽起来。当然,他们并非怀疑段子生的话,反而是深信不疑。他们只是很奇怪,相府为何要对牛轲廉如此痛下杀手?

        从这番话里,相爷听明白了牛轲廉的遭遇,看来是他太疏忽大意了。他本对此案没有把控好,并未投入十足的精神,才会忽略了牛轲廉还活着的事实。

        算了,姑且算牛轲廉福大命大吧。接下来,相爷要警惕起来,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此案。

        相爷只是恼怒牛轲廉还活着,却并无半点惶恐之意。左右不过是他的废弃的棋子,又怎么可能兴风作浪呢?

        在场的百姓们,本就关注点各不相同,很大一部分人,听到段子生话中的重点是李愁容医术了得。可以说,段子生的话,给李愁容做了一个很好的宣传。百姓们皆是记住了李愁容的大名了。

        刚好这些时日,快活王府广善心,李愁容免费义诊,许多百姓都前去呢。这是题外话了。

        见孙山住了口,无人再有异议,那名领了命的衙役机灵地退了下去,很快搬来了一张凳子给牛轲廉坐。

        牛轲廉客套致谢:“草民谢段大人赐座。”

        接着,段子生严肃开口说:“牛轲廉,你将所知道的事,当着众人的面,一一说出来。一定要实话实说,本官自会为你做主。”

        “是,段大人。”牛轲廉坐着,无助的脸庞上露出一抹凄惨的笑意:“我本是相府总管,在相府呆了几个月,知道一些相府的内幕。”说着,他语气一转,毅然决然道:“今日,即使豁出性命,我也要揭露相爷的阴谋。”

        闻之,相爷平静的外表下,内心蠢蠢欲动,他怒极反笑。果真,牛轲廉是来给他找麻烦的。尽管内心波动很大,他却极力克制住,他倒想要看看牛轲廉能掀起多大的浪来。

        烟香在内心欢呼雀跃,因为她看着相爷的神色无比怪异。她一见相爷那奇怪的笑,定是气得厉害,只要能气到相爷她就无比开心。

        孙山察言观色,看出相爷的不满。他狗仗人势,跳出来反驳:“牛轲廉,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相爷待你恩重如山,你居然恩将仇报反咬一口!人在做,天在看,你会有报应的。”

        相爷一愣,嘴角不禁抽了抽。他本是不悦,被孙山这一番话弄得更加火大了。他也知道孙山对他是真的忠心,但是这会儿说这话,是无比愚蠢的行为。

        这下,相爷终于知道孙山为什么每次科举考试都会名落孙山了,脑子时不时抽了。

        只是,相爷的怒气很快就消散了。因为,他现,孙山这一番话并非不起作用。

        (战场p://)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五星彩票平台 福建快三遗漏号码 黑龙江时时彩视频 北京11选5走势图北京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浙江11选5基本走图 北京赛车稳赢方法规律 湖北30选5开奖直播 188比分直播篮球比分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新疆时时彩助赢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 浙江十一选五彩票控 快3开奖结果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 昨天江苏11选5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彩経网 广东福彩 辽宁35选7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