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娱乐平台 > 修仙之养猫(GL) > 163.第一百六十三章 昏睡

163.第一百六十三章 昏睡

        此为{防}{盗}章,  请到{晋}{江}{文学}{城}支持正版  娇容云鬓,  肤若凝脂,  眉浅如画……这才是,  修仙者应该有的模样吧。只那双眼,  瞪得圆圆的,  不见怒气,却是满满的哀怨,  像是被辜负了一般。那身上的衣袍无风微动,本该是飘飘欲仙,此时看起来,  却平添了几分寂寥。

        林棉棉正看着她呢,  自然知道那女仙看的就是自己。难免有些不可置信,所以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

        “小姑娘,  你这衣服……”一妇人的声音突然在林棉棉身旁响起,  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林棉棉转头一看,一下子脸上就发烫了起来。真是美人误事……要是早几步走了,  哪里会被抓个现行这么尴尬。

        叫住林棉棉的不是旁人,正是那田大力的妻子,田小玉的娘……崔氏。

        崔氏本就看那披散着头发的小姑娘身上的衣服有些眼熟,  走近了一看,可不就是自己女儿的衣服么。按捺不住出声问了,  那小姑娘脸一红,  崔氏就更肯定了自己没认错,  再低头一看那女孩的鞋……

        “你这鞋子……”崔氏眉头紧拧,  自己这是转着转着抓到贼了?

        “娘!”田小玉刚从七宝阁的地界过来,就看到自己娘真逮着那借衣服的小姑娘说话,赶紧快步赶上前拉开崔氏,压低了声音解释道,“娘,这是我借给她的。”

        “你吃着家里的用着家里的,不说为家里排忧解难也就罢了,居然还能做主处置家里的财物了?”田大力跟在女儿的后面进了五行宗的结界,田小玉的话,他自然是听在了耳中。看着那穿着女儿衣服的小姑娘白白嫩嫩,像是富养出来的姑娘,他才没吐槽得太大声,只是对女儿的自作主张,他显然不是很满意。

        不是很大声,却也足够身边的几个人听着了,田小玉的眼圈儿一下子就红了。

        “是我强问她借的,你别怪她,我会还的。”林棉棉见不得帮了自己的田小玉这般委屈,纵然尴尬,却还是硬着头皮开口。

        “不用还了。”田大力似乎又并不在意那衣服鞋一般挥挥手,“看你也有难处的样子,算了。”

        其实田大力早就打量过了,林棉棉身上就是一身旧衣裳,不值什么钱,就那鞋子还新些,不过与马上能到手的数百两银子相比,也算不得什么。

        况且,这里是什么地方,田大力还是记得的。看林棉棉的模样年纪,想来也是来拜仙门的,不管结果如何,为了一身破衣服与其交恶,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事儿。

        田大力在意的不是那衣服鞋,而是田小玉的态度。先前田大力漏嘴说了田小玉进不了仙门就嫁去丰记,转头田小玉回家换个衣服也墨迹,到了城中心看仙门也不积极,田大力心里就积着气呢。衣服鞋是不值当什么,田大力先前开口也只是想借着压压田小玉,别心太大了,忘了谁养大的她。

        林棉棉又不是真的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田大力这般说辞,看似大度,却更让人难堪。真心的帮助和勉强施舍的态度,实在不难区分。林棉棉看着田小玉被田大力说得默默流泪的样子,心里憋着的火直烤得她胸闷面红。

        只是……她身上又的确穿着田家的衣服,她总不能反驳说田小玉这些年在田家做牛做马,莫说一套衣服,就是这日常干的活儿,也早就抵了在田家的吃穿。

        这些话,都是事实,却偏偏讲不明来处,说不得。

        吃了人的嘴软,拿了人的手短,林棉棉做不到现在就还钱,也下不了手把衣裳鞋拔下来当场还了,只得困恼于这种尴尬的境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乔家小哥被风携裹着来到这他本没资格来的地方,一心想要好好煮面,却一直没人来吃,总觉得有些辜负仙人交托的任务。所以在看到田小玉的时候,也没敢擅自离开面档。当然,这其中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也看到了田小玉的父母。

        之前离得远,乔家小哥隐约听到他们的话,心里着急得很,田小玉再一哭,他怎么也忍不住了,丢下面档,刚要过去,却被一只兔子踩住了脚。

        “大仙……”乔家小哥苦脸望兔,“您……踩……”

        “你说说,那个灰衣服的小姑娘,身上的衣服脚上的鞋子,加起来几个钱?”兔爪前指林棉棉。

        “百……百来文钱吧。”乔家小哥动动脚,只那兔子不大,搭了只前爪在他脚背上,却是如同被山石压住,半点动弹不得。

        “和你兑两百文钱,剩下的送你。”阿白一拍金铃,一锭足有五十两的银子落在了乔家小哥面前。

        乔家小哥:“……”

        于是,就在林棉棉尴尬到恨不能寻个地缝钻了的时候,一个小布包凌空砸在了田大力的脚边,内里的金属咣当作响,掷地有声。

        随之而来的,99娱乐平台:是阿白有些懒散的声音:“这里两百文,够买这身衣裳和鞋子了吧?”

        田大力见说话与掷钱来的是不远处的小白兔,顿时弯了腰做恭敬状:“怎敢让仙人破费,那衣服鞋不值什么钱,愿送与这位姑娘穿。”在田大力看来,那些人形的仙人是仙人,那些兽样的……虽然也叫仙人,可那其实就是会法术的妖怪,若见着了必得恭恭敬敬,才能留得命在。

        “让你拿着就拿着,这身衣服,算本座买下了。”阿白懒得与他多说,抬抬爪,那地上的布钱袋便飞入了田大力怀里。

        田大力想要再取出来推却,却发现那钱袋像是长在了身上,紧紧贴着身子,扒都扒不下来,顿时一身冷汗,跪倒在地,连声求仙人饶命。

        “拜仙门的好日子,不容喧哗。你们的孩子也大了,不用你们跟着反倒能更好地做出选择。赢扶,子惠,带他们出去吧。”阿白毫不客气地赶人。

        被阿白点到名的子惠是个炼气期的女弟子,其貌不扬,做事却最是认真耿直。这会儿她早早就站到了田大力和崔氏身边,一手一个将人抓住,还昂头看向赢扶催促道:“师叔快来!”

        又是我?我站这么远,你看到的还是我?赢扶摸了摸鼻子,看向小屋那边的元昭阳,后者微微点头。

        赢扶:“……”

        于是喊饶命的从一个田大力,变成了田家三口。

        “等等。”阿白在赢扶接手田大力,准备将两人传送走时突然出声。

        阿白虽然叫住了赢扶,却顶着个布包是连蹦带跳地跑到了林棉棉的脚边:“这个给你穿。”

        林棉棉望着脚下的银色布包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么可爱聪明的兔子,果然是妖啊……不过重点是,这又是帮着还钱,又是给衣服穿,是要怎样呢?

        “想你穿这个。”小白兔昂头,眼中满是真诚,“他们欺负你,不穿他们家的衣服,好么?”

        其实可以安慰自己说,这衣服是田小玉的……但是,好吧,经过田大力这么一说,林棉棉也的确觉得身上的衣服挺扎人。加上……哎妈呀,小兔子已经超可爱了好么!这种会说话的小兔子,萌哒哒带着恳求口吻的小兔子……简直是萌得难以抵挡啊!

        两百文也是欠……多欠件衣服也是欠……这头啊,就不知怎地压了下去。

        得到林棉棉的首肯,阿白一爪捞起包裹向林棉棉砸去。林棉棉反应不过来这突然翻脸的兔是怎么回事,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接包裹。怎料……却什么都没接到。

        众人只觉着眼前一花,那小姑娘身上,已经换上了一套银色的衣裙,连脚上都换上了一双黑橘云纹的鞋子。而原本在她身上穿着的衣服,已经落在了一旁的地上。

        林棉棉也是震惊,这比网游里的一键换衣还要夸张好么!

        说回元昭阳,自打林棉棉被阿白引着进了五行宗的会场地界,她就像是陷入了最浓重最迷人的香气正中,纵然是清心咒也快难以压制她想要靠近那个小姑娘的冲动。如此强烈的吸引力,让元昭阳只敢留步于木屋门口,再不敢向那小姑娘多走半步。

        修仙者耳聪目明,田家说的那些话,元昭阳自然是没少听一个字。那田大力借林棉棉来压制亲女的目的,元昭阳也看得明白。并不是很让猫开心呢……

        听了一番关于衣服鞋的掰扯,纵然后来阿白用两百文买下了那衣服鞋,元昭阳却总是觉得有些碍眼。也不知出于一种怎样的想法,丢了一套自己幼年时的旧衣,让阿白给那小姑娘换上。

        等看着小姑娘换上了,元昭阳总算是觉得舒服多了。

        “你们……”阿白刚想对田大力她们说,要是这些衣服他们还要就带走,转头就见元昭阳远远地弹了个火球来,落在那堆衣服上。

        “没事了,你们出去吧。”阿白对赢扶挥挥爪。

        田家三人先是见了那一拍换衣术,再见了那会在空中飞的火球,更是敬畏不已。那田大力倒是把布包从身上扣下来了,只是……他也没胆子掏出来还了。

        赢扶子惠将两人挟着,一闪便没了影子。田小玉小脸都要哭花。

        林棉棉本能地觉得那小白兔那么可爱应当不会草菅人命,只是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去劝。

        还是阿白对田小玉开了口:“你莫要害怕,我们只是把他们送出了城中心,并没有伤害他们。先前我在风行谷的会场看到过你们,你爹娘也不管门派如何,直接就问若是拜入风行谷,是否会得到比五百两更高的银子。想来你们在其他门派会场时,他们也问过相同的问题。之所以十年一次的仙门收徒会允许直系亲属陪同适龄儿童进入会场,一来是有些五六岁的孩子实在太小,还需要亲人帮扶,二来也是为了让他们亲眼见到孩子要去的门派,周全了一场亲缘好安心。只是修行一事,本在自身。看来你的父母是帮不了你什么,还不如早早家去。”

        阿白温言相劝,倒是没有之前一力卖萌的模样。

        田小玉知晓这白兔说的都是实话,停了哭泣,脸却是更红了。林棉棉赶紧伸手将她扶起,而向着田小玉另一只手扶去的,却是那乔家小哥。

        不知为何,突然很想再弹个火球过去呢!元昭阳远远看着那已是一片和睦的人,指尖火光微闪。

        阿白哪里是想要她那两百文钱。这故事的发展性和前几日沿途茶楼里听到的说书的说的不一样嘛……说好的,一凡俗界孩童,因贫穷被人轻视欺辱,而后有强人替他出头,将那些欺辱他的,都欺负了回去,于是孩童感激不已,追随强人一同而去呢。自己之前做得不够好?阿白有些不开心,再看林棉棉那不开窍的模样,眼珠一转,循循善诱道:“我看你身无长物,不如拜入我五行宗门下,需知我五行宗地广物博,待弟子素来优厚,莫说一身衣裳,就是平日里发给弟子的修炼物资,都要比南合大部分的宗门丰厚……”

        “阿白……”远处元昭阳听着要不好,只是阿白兔子三瓣嘴,说话实在是快。元昭阳刚唤一声,还来不及制止,阿白就把话都说完了。

        林棉棉与阿白齐齐向元昭阳看去。

        元昭阳还未来得及解释,只听得一声通知在五行宗地界响起,“五行宗借由修仙物资诱导凡俗界人拜仙门,警告一次。”

        阿白望着元昭阳,一张惊呆的兔子脸:“有这条规定吗?我怎么没听过?”

        “如果你在出行前,门派长老吩咐大家迎仙城收徒规则的时候,没忙着吃那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烤鱼的话,我想你大概是可以听到的。”元昭阳扶额,还好只是门派结界内警告一次,希望那些听到的凡俗界的人,出了这个结界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阿白用毛爪爪搓了搓脸,然后昂起头看向林棉棉。

        突然发现,自己鞋子上的云纹,和那个仙人腰间的差不多呢……林棉棉偷偷看着元昭阳,有些走神。

        阿白不满地踩住了林棉棉的脚。

        “……”林棉棉低头看了看半个身子趴在自己脚上的小毛团,蹲下身,犹豫着开口,“我想再看看……”

        阿白加大了在林棉棉脚背上的铺设面积。

        暖暖的,软软的,好可爱……林棉棉努力提醒自己这么可爱的毛团是一只比自己强大很多很多的兔妖,放软了声音小心翼翼地劝到:“不是说,不能诱导……么……”

        “所以你想去哪儿?”阿白闻着不远处的酱肉香,简直快要馋死,偏生这小姑娘在面对自己这样的大妖时,居然还敢讨价还价,一点都不知道看兔脸色。如此想着,阿白便有些生气了,尤其是在看到自己问完,林棉棉向旁边的万妖门看了一眼的时候,就更生气了。

        “你想去万妖门?”阿白的声音忍不住地高了些。

        不,我只是随便回个头而已,林棉棉来不及解释,那说话很快的兔子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你们这些凡俗界的人,还没有入得修仙的大门,凡事也只能看到表面。你是不是觉得那万妖门的桌前的图谱精妙无比,上面的幼崽妖十分可爱?本兔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万妖门的幼崽都是很蠢的,图谱上那些口齿伶俐还会卖乖卖可爱的,那都是他们门派的成年妖幻化而成的。你还记得你旁边的小男孩,被一只白熊幼崽抱了手指,你是不是觉得那幼崽很可爱?你知道那熊是什么熊吗?”阿白一边飞速地说着,一边扬起一爪在空中迅速拨拉了几下。

        突然凭空出现的巨型冰雕将还在五行宗会场的人们吓了一跳,乔家小哥在第一时间挡在了差点惊叫出声的田小玉前面,就是在末世也见过几次大场面的林棉棉,也被那比七八个她加起来还高,五六个她都未必能围起来的巨型冰雕给吓得连连退了两步。

        “阿白!”元昭阳一心二用,一边运转着清心咒,一边关注着阿白劝林棉棉的进展,可没想到,阿白说着说着,居然还要动起手来。

        这会儿阿白说在兴头上,哪里听得进元昭阳那因为异香变得有些软绵的制止声。

        “这就是刚才你觉得很可爱的熊,北域满月山巨掌熊,刚才你看到的那只,差不多就是这么大,变小在图谱上装可爱,来忽悠你们的。”阿白一副答疑解惑脸,也不管林棉棉能不能接受得了,力图一次性击溃林棉棉向往万妖门的心,“你现在还觉得可爱吗?还有那图谱上的小松鼠,小鹿,小马什么的,需要我把他们真实的样子变出来给你看看吗?”

        林棉棉连连摇头,甚至跨越了对兔妖的敬畏,一把抓住了阿白挥舞着的兔爪只为制止她变出更多的冰雕。

        开玩笑,那冰雕大也就罢了,偏生塑得栩栩如生。真是熊如其名,那几乎高耸入云的体型就不谈了,那粗壮如树枝的毛发,凶狠的眼神,龇出的獠牙,大得可以一口吞下数个人的嘴巴……尤其是那四只熊掌,壮如粗木,隔着毛发也能看清皮下的筋肉纠结,熊掌大得一扇风都能把人扇飞了,那尖锐得几乎如熊掌一般长的尖甲一看就是杀人利器,随便被刮到一下就能把人给腰斩了的感觉。简直可怕……

        听那小白兔话里幸灾乐祸的感觉,其他几个动物幼崽的本体,估计也……这样的冰雕,纵然林棉棉还能承受,也不想再多看几个。

        “怕了吧?还觉得可爱吗?我说……”阿白看出了林棉棉的松动,正想趁胜追击,却看到万妖门那里有些骚动,很快,一个小小的,白白的,像是小汤圆一般的东西,一扭一扭,从两个门派间的结界,穿了过来。

        “兔子你干啥雕我?”只有人一指大的小白熊哼哧哼哧跑到了阿白面前,直立,两爪叉腰。

        林棉棉也是捂心口,这种又蠢又萌的小熊怎么可能是冰雕那种熊型杀器……

        被原主找上门的阿白本有几分尴尬,可那白熊一开口,阿白就知道了对方的斤两。

        “雕来玩,喏,给你吃。”阿白一拍金铃,一个约莫到林棉棉腰间的粗缸被放到了小白熊面前。

        只见那小白熊靠近,隔着缸闻了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前爪后爪互相搓了搓,刷刷地爬上了缸。

        小小只的白熊站在缸沿,林棉棉紧盯着,都怕他就这么掉下去。

        “好蜜!这么好的蜜你送我啦?”小白熊坐在缸边,后爪伸进缸里,在蜜面儿上勾了一下,然后舔了舔,一脸喜色。

        “送你了。”阿白大方挥手。

        于是,原本似乎是来兴师问罪的小白熊,顶着比他大好几百倍的蜜缸,走了。临走前还友好地给阿白的冰雕修改了几个细节,比如说……獠牙应该更长一些,眼睛应该是血红色的,还有那巨掌中应该有更厚的茧子,尖甲也应该更尖些……嗯,修完更可怕了呢!

        林棉棉目送着似乎是自己飘回去的蜜缸(白熊在下面太小了,走远了看不见……),心情很复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nysaa.com.cn 99娱乐平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